'
▲ 回到顶部

刘瑜一篇关于公益的旧文

2013-04-20cover
以及我今天的经历。

今天午饭后散步,走到附近邮局处被两个小妹拦下,说她们是志愿者,向我介绍了中国扶贫基金会爱心包裹项目,就是捐 100 块钱给边远山区小朋友。我说知道了,我回家会上网看看。

然后走回家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事,给贫困山区小朋友捐赠这样的想法总能打动我,因为我就来自山区,虽然小时候从未挨过饿受过穷,但知道家乡有些下属乡镇其实就是这种项目应该去扶贫的对象。

既然现在也工作了,每月从工资里拿出一点来捐助,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但我也不想烦心,如果我工资卡的发卡银行能每月帮我自动扣就好了。

回家后了解到,壹基金也有类似的爱心背包项目,并且我工资卡的发卡行招商银行与壹基金有合作的信用卡。于是就想申请一张。我已经是招行信用卡客户,本以为网上填个表就能收到新卡,因为上次申请运通卡就是这样的。没想到这次申请后需要打印寄送材料才能完成。可能是因为设置有每月扣款多少,所以必须有纸质材料吧。我没有打印机也懒得寄,就打电话给营业厅问能不能去那办。结果先去住处附近的支行,又打电话问公司附近的支行,都说是没有表格,因为这卡办的人很少。所以今天就没办成,但是,我不会放弃努力的!

再后来,又了解到壹基金和银联合作有月捐计划,可以自己设定每月捐赠额,支持多家银行的储蓄卡和信用卡。但是,我还是想要信用卡,因为信用卡累计捐款一千升金卡、累计一万升钻石卡……这是一个激励。还有每次超过 20 元的刷卡就会让招行向壹基金捐赠一毛钱。相当于是赚积分兑礼品的机会拿来做公益了。反正我都要刷卡,同时还能做公益多好。

为什么我要选择壹基金呢?因为大家都信任壹基金。为什么大家都信任壹基金呢?我上网了解了一下,原来它聘请了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中的德勤和毕马威两家,分别做它的审计和记账工作,财务公开透明。相较于把钱捐给国有的公益组织然后善款被挪用(汶川地震那次大家就领受了),大家觉得捐给它更放心一些。

另外,我今天办一张公益性质的信用卡之不易,让我想起了刘瑜几年前的一篇文章,转发给大家看看。


敲开最好的可能

作者:刘瑜

在我剑桥的家里,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地上躺着几封慈善机构的捐款号召信。对此我早习以为常,不过前两个星期收到的一封邮件,则可以说是别具一格:它直接把两个折叠的大塑料口袋塞到了我家里,附信写道:请把你不要的、干净整洁的衣服放到这些塑料口袋里,并在X月X日放到你家门口,我们届时会来领取,并捐给XX机构转卖……慈善做得如此周到,让它真正成为举手之劳,正中我这种懒人的下怀。于是我把一批早已淘汰又不知该往哪里送的衣服装了满满一口袋,在指定日期放到门口,晚上回来一看,果然被拉走了。

正如市场经济体系中缺少的往往不是资本,而是引导这些这些资本流向合理项目的中间人,一个正常社会中缺少的往往不是人的善意,而是引导这些善意流向弱势群体的中间人。在经济体系中,那个给资本穿针引线的主角是金融机构,而在社会生活中,给人们的善意做中介的则是各种公益慈善机构。

剑桥小镇虽然只有10来万人口,其公益组织却可以说是密密麻麻。就我家附近一公里左右,我就见到过10来家慈善店铺,有帮助病人的Hospice shop,有致力扶贫的Oxfam,有保护流浪猫的Cats Protection,有帮助问题青少年的Aid of Romsey Mill,有援助精神病人的Mind……如果再去统计那些我没有路过过或者注意到的慈善店铺,简直可以说到了“三步一小个、五步一大个”的地步。乍一到剑桥时我还奇怪为什么这个小镇怎么这么多卖便宜货的旧货铺,慢慢地才知道它们都是慈善组织的筹款渠道之一。至于镇中心每天有人叫卖“Big Issue”的声音,所有熟悉剑桥的人恐怕都习以为常了——Big Issue是专门雇佣流浪汉来叫卖、帮助流浪汉的一份街头报纸。

从这些组织的密度来看,可以说凡是社会问题出现死角的地方,就有慈善的身影出现。但是慈善的兴盛,不是从天而降的,它需要一整套制度的土壤。比如,在英国注册一个慈善组织或其分部行政门槛很低,慈善委员会的网上信息显示,如果申请材料规范,一般批准注册一个慈善组织只需要10个工作日左右。当然慈善委员会对慈善组织监管也很严格,不但要求它们定期提供财务报表,而且将其财务公之于众(包括网络公开),使其接受民众监督,若有任何民众举报,委员会都会对慈善组织进行调查。同时,政府本身不但注资几十亿英镑资助NGO发展,而且法律规定对慈善店铺必须至少免80%的税收,使得慈善事业的经济可行性大大增强。

相比之下,中国要筹办慈善组织,则困难重重。不但要向民政部注册,而且要找“挂靠单位”——而要找到一个“挂靠单位”,往往难于上青天;如果要成立筹款基金,还需要有非常高的启动资金(200万-800万);此外,“同一领域在同一行政区域不得重复设立社会团”、“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得设立分支机构”等法规明显阻碍NGO之间的良性竞争和扩展。正是因为这些制度障碍,中国的公益事业极不发达,即使现有的公益性组织,据专家估算百分之九十也是以“地下”或者商业机构的形式存在,这不仅使得其慈善筹款工作开展困难,而且也使得政府难以对其进行合理监管。中国人也许和英国人一样乐于助人,但是给中国人的善意穿针引线的组织资源却因为制度原因发育不良。

关心民主理念的人往往会为一个问题而争论不休:民众到底值不值得信任?有人认为民众不过是一群受情绪支配的乌合之众,有人则认为民众天然具有相互关爱理性协商的社区精神。其实,从民众既可能万众一心地在广场上高呼万万岁、也可能在一个10万人的小镇运转几十个慈善组织的记录来看,民众可能从来没有统一的“天性”,好的制度可能激励出人性最善良美好的一面,而坏的制度则可能暴露其最丑陋的一面。俾斯麦说“政治是一种可能性的艺术”,那么我们能敲开人性中哪种可能性,说到底还是取决于我们在缔造什么样的政治。


题图:我想办的招行壹基金信用卡

原文链接:壹基金月捐计划网页

- The End -

关于 sucklessInfo

sucklessInfo 是 @undoZen 个人运营的微信公共账号(微信 id: sucklessinfo)

账号会坚持每天推送一条消息,内容主要针对个人面对信息爆炸时代的反思。

这里仅作为过往文章的存档。不接受评论。您可以关注微信账号后给我发送消息,也可以直接给我写邮件:undozen [at] gmail.com(别忘了把 [at] 换成相应符号)

也可以通过 RSS 关注本站,地址: http://suckless.info/rss.xml

除特别声明外,本站的文章使用《知识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开放部分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