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到顶部

2013-04-23cover
信或不信都由不得你?

昨天拿到了之前提到过的《塔希里亚故事集》第一集,看了几个故事,不是很感冒。罢了。我本来就没欣赏奇幻的能力,欣赏无能还是就不吐槽不评价了。

科幻倒是还可以,虽然算不上狂热的科幻迷,但也还算是挺喜欢。今天就推荐一篇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的科幻作家 Ted Chiang 的超短篇吧,当时在大学,极爱这个短篇,当做练手就翻译了一下。Ted Chiang 是幼年时代随父母移民的华人,貌似长大后就不大会说中文了,写作自然是英文的。早期名字被译为“特德·蒋”,实际上他的真实名字是姜峯楠。

这篇被我翻译为《还有什么可指望》(英文原文名为 What's expected of us,可能出入比较大了)的文章连同他的成名作《你一生的故事》以及《商人与炼金术士之门》从不同角度向你展现了美妙的宿命论。

命运这个话题太宏大了,做哲学思辨的话,聊起来没玩了。这个话题,以后我还会再聊的……


还有什么可指望
这真是一个难题...

作者:特德·蒋

这是一个警告。请仔细阅读。

现在你可能已经看到预测器了,当你阅读本文时这东西已经售出了上百万个。如果你还没见过这种东西,它其实就是一个小装置,有点像汽车的遥控钥匙。上面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绿色的 LED 灯。按下按钮,灯光闪烁。特别的是,灯光会在你按下按钮前一秒钟闪烁。

大多数人表示,当他们第一次尝试这东西,就像是在玩一种奇怪的游戏,其规则就是在看到灯闪之后按下按钮——很容易的游戏。但是如果你想打破规则,你就会发现你根本做不到。如果你想在看到闪光前就按下按钮,灯会立刻闪现,并且不管你动作多快,你都不可能在闪光后的一秒内按到按钮。而如果你等着闪光,想等到闪光之后不去碰按钮,那光就永远也不会闪现。不管你怎么做,闪光总会在按下按钮前出现。绝无任何例外。

预测器的核心是一个负向时间延迟器——它会把信号传送到过去。等负向延时技术突破秒级达到更高程度的时候,该技术的重大影响将会变得很明显。但这并非本警告的重点。当前最直接的问题是,预测器向人们展示了:所谓自由意志这样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实际上一直以来就有类似的理论,有基于物理学的,也有基于纯粹逻辑的,而大多数人也都承认这些论点无可辩驳,但从来没有人真正接受这样的理论。我们拥有自由意志这一感觉本身就能强有力地把这些论证通通推翻。这一理论的证明需要的是切实的演示,而预测器带来的正是这个。

通常,一个人会花好几天时间完全沉迷于预测器,向朋友们展示,尝试各种计划以胜过这设备。慢慢地这人就会对预测器失去兴趣,但没人能忘记这东西表现出来的意义——几个星期后,未来之不可变更这一沉重的事实将慢慢潜入心底。一些人,明白了他们的自主意识并不重要,因此而拒绝再做任何抉择。像巴特斯克里文纳斯军团一样,他们不再从事任何自发的行动。最终,三分之一玩过预测器的人必须住院,因为他们不愿意再喂食自己。直到最终演变为运动不能性缄默症,就像是一种清醒的昏迷。

他们的眼睛会跟着眼前的景物移动,偶尔变换个姿势,但仅此而已。移动的能力依然存在,但动力已经消失。

在人们接触到预测器以前,运动不能性缄默症非常罕见,它是前扣带脑区域损坏的结果。而现在它就像一种认知功能瘟疫一样在蔓延。人们过去就推测存在着某种特定想法能摧毁人的思考能力,例如某种难以言说的洛夫克拉夫特式恐怖故事,或是能让人类的逻辑系统毁于一旦的哥德尔式语句。而到头来原来给人致命打击的这种想法我们都遇到过,即:自由意志并不存在。但除非你相信它,否则这个念头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伤害。

医生们试着在病人还未完全丧失交谈动力的时候与他们争论:在这之前,我们一直都快乐而积极地生活着——他们如此据理力争——那时候我们也同样没有自由意志可言,而现在又能有任何不同吗?“一个月前的你做任何事都并不比现在的你更自由,”医生会这样说,“你仍然可以继续如此行动。”而病人却总是回答:“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并且其中一些人从此再也不说一句话了。

有些人认为,事实上,预测器会导致行为改变这一点本身就证明了我们是有自由意志的。一个机器人不可能被打击而丧失动力,只有具有自由意志的人才会。一些人陷入了运动不能性缄默症而另一些人却没有,这正凸显了主动行事的重要性。

但不幸的是,这样的理由也是错的,因为各种行为都与宿命论相符。一个动力系统可能在某处开始保持稳定,也可能永远展现出混沌的变化,但两者都是完全确定的。

我是从一年后的未来向你传送此条警告的——这是用微秒级负向延时器组建的高级通信器所发送的第一条消息。

其他消息将会紧随其后,指出其他问题。我想传达的信息是这样的:假装你有自由意志。假装你的决定能对未来有重要影响,哪怕你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事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信念,相信谎言是避免陷入清醒的昏迷的唯一方法。现在,文明的基础在于自我欺骗——或许它一直就是这样。

然而我知道,因为自由意志是一种幻像,谁终将陷入运动不能性缄默症而谁又不会,这也都是注定的。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这一点——你无法选择预测器对你产生的影响。你们中有些人终会屈服,有些人则不会,我的警告对此毫无影响。那我何苦还发送此警告?

因为我别无选择。

题图是网上流传的一张流程图。如果你不幸换上了“运动不能性缄默症”,Don't worry.

“阅读原文”链接:​What’s expected of us 的原文 pdf 下载

- The End -

关于 sucklessInfo

sucklessInfo 是 @undoZen 个人运营的微信公共账号(微信 id: sucklessinfo)

账号会坚持每天推送一条消息,内容主要针对个人面对信息爆炸时代的反思。

这里仅作为过往文章的存档。不接受评论。您可以关注微信账号后给我发送消息,也可以直接给我写邮件:undozen [at] gmail.com(别忘了把 [at] 换成相应符号)

也可以通过 RSS 关注本站,地址: http://suckless.info/rss.xml

除特别声明外,本站的文章使用《知识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开放部分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