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到顶部

村上春树《猫山君的前途》

2013-04-29cover
看村上春树如何卖萌。

今天给大家推荐村上春树在散文集《村上广播》里的一篇文章《猫山君的前途》,译者是林少华。


作为难上加难之事的比喻,以前我在哪里写道“比教猫作揖还难”。结果招来不少电子邮件:“不对,我家的猫就会作揖的!”哎呀呀,让我吃了一惊。据其中一人的说法,只要在喂食时不屈不挠地坚持训练,差不多所有的猫都会作揖。过去我养了很多猫,但看情形怎么也无法进行那样的训练。从根本上说,连教猫作揖的念头都没产生。

对于我,猫终归是要好的朋友,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等的伙伴。作为印象,总觉得教它做什么是不对头的。所以,希望猫山君(请允许我将其拟人化,以这个名字称呼)也堂堂正正地活着。当然我不是说猫作揖就不可以(我认为那也是不卑不亢的表现),但对我来说,猫山君是自由而 Cool (酷)的存在。

还有,作为老实厚道的比喻,有个说法叫“就像借来的猫一样”。以前有个年轻人问我何苦猫非借不可呢?是啊,为什么特意从外面借猫呢?莫非同心理治疗什么的有关不成?不、不是的,而是为了对付老鼠。如果有善抓老鼠的猫,左邻右舍必来相求:“对不起,把府上的猫借用几天可以么?”就是说,过去日本住宅常有老鼠出没,猫是作为除鼠“机动队”饲养的。我小时候,家里养的猫就时常捕捉老鼠,还洋洋得意地叼给我看。这么着,猫在家里是作为有价值的存在保持自立地位的。也就是说,猫山君是拥有专门技能的个人主义者、Cool 的自由主义者。在那样的时代教猫打拱作揖,横竖想不出那样的主意。何况,那也毫无意义。

不过,如今老鼠几乎没有了——至少城里——猫山君的存在意义也就发生了变化,而一般仅仅作为可爱的宠物饲养了。其结果,屈尊学习作揖的猫也可能增多了。莫非每年有一次猫代表全国会议通过一个决议,决议认为“为了在这严酷的时代生存下去,猫们有必要重新审视结构,痛下决心进行意识变革”。全国的猫山君们全都在神社院子角落里袖手点头:是啊是啊,或许是那样的啊!

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喜欢大喝一声的猫山君:“混账,作哪家子揖!哼,我又不是哈巴狗,少给我来这一套!”加油!全国的猫山君!


昨天和同事出游,晚了一天脑力游戏。回到家虽然才 10 点但是已经累得不行,本来也打开电脑开始打字了,但是刚打几个就不行了,倒在床上一睡就到今天早上九点半了。所以抱歉没更新。

有朋友问最近文章中出现的 ** 多了,是不是被微信屏蔽了。其实不是的,因为我的博客用的是 markdown 语法,在 markdown 中用两个星号表示加粗,我在微信发的文章直接复制粘贴过来有发懒没再编辑一下(也可能是已经 23:59 了时间不够用),其实又一次也发现问题想过时候会产生歧义了,有人指出,以后改正就好。


题图:村上散文的原配图,大桥步所作

- The End -

关于 sucklessInfo

sucklessInfo 是 @undoZen 个人运营的微信公共账号(微信 id: sucklessinfo)

账号会坚持每天推送一条消息,内容主要针对个人面对信息爆炸时代的反思。

这里仅作为过往文章的存档。不接受评论。您可以关注微信账号后给我发送消息,也可以直接给我写邮件:undozen [at] gmail.com(别忘了把 [at] 换成相应符号)

也可以通过 RSS 关注本站,地址: http://suckless.info/rss.xml

除特别声明外,本站的文章使用《知识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开放部分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