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到顶部

感恩父母的爱

2013-05-12cover
祝天下的母亲快乐幸福

今天是母亲节,祝我自己的和大家所有人的母亲节日快乐。

昨天正好读完了郝明义的《故事》,摘录一下关于父母之爱。郝明义是我敬佩的一个人,以前我读过很喜欢的《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我忘了国内是谁翻译谁出品的了,不过在台湾是他出品的;还有当年看后觉得很感动的《太空漫游2001》,是他的译作,太空漫游后续几本不是他翻译的,导致我拖延了好几年才全部看完。他有一个《工作DNA》里面的想法也很不错,这本书貌似大部分内容可以在他博客上读到。

这本《故事》穿插讲了他自己和他的恩师的故事,下面摘录他书中的内容——需要了解的一点是郝明义是残疾人,腿脚不方便,我这里只摘录了他写的关于父母之爱,没有摘录他关于平等看待残障人士的想法:


直到二〇〇三年十月之前,有人问起我成长过程里受益最大的是什么,我都会回答是两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我遇到的老师。

……

我经常提到受益良多的第二个因素,是朋友。

……

(二〇〇三年)十月三日,我为了在做的一本和教育相关的书,去找汉声的吴美云,请教他一些意见。我们交换了一些对儿童教育的观点,以及教材、方法,还有老师对孩子的“爱”等等。

不经意间,我问了一个问题:“‘爱’的作用是什么呢?”

吴美云讲话本来就急,一下子声音更大了起来:“‘爱’?孩子感受到你的爱,才会觉得安全,才会放心的跨出步子,跌倒了也不怕受伤,或者被责骂啊!”

我坐在她对面。蓦然,一些疑惑了许久的问题,一些我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需要解答的问题,都找到了答案。

……

十月三日那个现场,我发现自己忘了什么。

忘了自己的父母,忘了他们的爱的作用。

是他们的爱,使我不必在家里多比别人的眼光;是他们的爱,让我有了正常成长、求学的机会;是他们的爱,让我在有他们陪伴的时候感到安全,失去他们的时候没有不安。

因此,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放心的和别人交往。

我相信只要我怎么对待其他的人,他们也会同样对待我。

也是他们的爱,让我相信即使离开釜山,飞跃大洋,前往一片未知的土地,那里的人仍然会想我过去所认识的每一个人一样,热情而又诚恳地对待我,帮助我。生活细节上的一些不便,一定难不倒我。

我不需要因为遭到拒绝或失败而担忧。

我不需要因为任何不足而感到匮乏。

我虽然不是那时才体会到他们对我的爱,但是明白他们爱的作用,确是在那一天。

我才明白,自己所凭仗的,远不止是那股激越之情而已,远不止是运气好而已。

过了几天,我去法兰克福参加书展。回程经过香港的时候,我在一场面对一群香港中学校长的演讲中,除了谈我的老师和朋友之外,第一次谈了我父母所给我的爱的作用。

“爱”,那么一个老掉牙,那么私密的字眼,我第一次在一百多人面前坦然讲了出来。

又过了两个月,我读罗素的《幸福之路》(The Conquest of Happiness),发现了这么一段文字:

“带着安全感面对人生的人,只要不过头到适得其反,总比带着不安全感面对的人幸福得多……这种安全感的起因,主要在于一个人‘接受’的爱,而非‘付出’的爱,……受父母疼爱的儿童,把父母的爱视为天经地义。虽然这份爱对她的幸福是如此重要,但它却不大放在心上。他心里念着这个世界,念着自己将展开的探索,念着自己成年后将展开的更神奇的探索。但在所有这些兴致勃勃的张望背后,是因为他有一种感觉……感觉父母的爱会保护她不受伤害。”

我佩服的哲学家,给我对父母的回顾下了结论。


我由此想到宽容,我们社会上各种浮躁之气、损人利己之风,根源上或许在于少年时代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很好的爱护,宽容他们,也宽容他们的父母吧。

我们可能认为“悲剧都是自己造成的,个人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等等,但是想想深层次的原因,塑造一个人的性格和态度的环境,却往往由不得人。牛人往往能突破环境的局限,或者也因为突破了局限他或她才被称作是牛人,但更多的人,仅仅是普通人而已。

所以,我们向牛人看齐的同时,宽容自己,宽容身边的人吧——先从自己身上和以及与父母的关系做起。


题图:郝明义《故事》封面

传送门:郝明义的博客

- The End -

关于 sucklessInfo

sucklessInfo 是 @undoZen 个人运营的微信公共账号(微信 id: sucklessinfo)

账号会坚持每天推送一条消息,内容主要针对个人面对信息爆炸时代的反思。

这里仅作为过往文章的存档。不接受评论。您可以关注微信账号后给我发送消息,也可以直接给我写邮件:undozen [at] gmail.com(别忘了把 [at] 换成相应符号)

也可以通过 RSS 关注本站,地址: http://suckless.info/rss.xml

除特别声明外,本站的文章使用《知识共享协议: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开放部分版权